zhuci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背后的唐代服装与长安气象

admin 人文 2019-07-12

天宝三载上元节,高高的长安城内人声鼎沸,唐装仕女、秉烛夜游、昆仑奴、胡旋舞……最近正在热播的网络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,展现的正是一派长安气象。长安气象,当然不是空泛的名词概念,也不是史料的层层堆积,唐代服装是当时生活方式链条中一个最突出而又最敏感的环节,它是长安世道人心变迁的前奏,其开放的程度往往成为社会转折的标识,其变化的速度则又经常成为民心趋向的碑记。

大唐的盛世繁华自不待言,而早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上映之前,葛承雍在他所著的《大唐之国:1400年的记忆遗产》一书中,就已经阐述了强盛唐朝的方方面面,特别是其中对“唐装”的介绍,更是构成了“缤纷万相中的文化面彩”里的一面。下文节选自《大唐之国》第四编,首发于三联书店三联书情,已获得出版社授权转发。

文|葛承雍

服装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。服装规范化是封建王朝大一统政治和道德秩序的体现,而服装时尚化则是一个时代社会生活与世态民风变化的反映。唐代服装对当时文化的昌盛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。本文欲透过外在的服装,探讨当时人们更深层的内在精神,这就是本文所说的“气象”内涵。

贞观到开元、天宝年间胡服形成一种长安气象

一个时代的服装与其社会文化是紧密相联的。以杨隋为首的关陇集团统一全国后,为压倒婚娅贵族势力,强调“重冠冕”,欲根据《周礼》重新厘定服装制度,但由于各民族长期相互仿效,要大规模地变易服制比较困难,特别是俗具五方的长安,“人物混淆,华戎杂错”,北族南俗的服饰形制已包融合璧,这在社会心理上是不易更动的。隋文帝只对个别衣冠作出厘革,隋炀帝时才下诏宪章古制,将各有等差的礼服制度作了一番改造。

唐承隋旧,武德四年正式颁布冕服定制。朝服与公服是官吏上朝、行礼、祭礼时用的礼服,根据官职不同以律令形式规定衣服的色彩、花纹、样式。而平时“百官常服同于庶人”,即使皇帝常服,也只用袍衫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华奇网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发布评论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