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huci

梁实秋与鲁迅的一面之缘

admin 人文 2019-07-12

梁实秋与鲁迅的一面之缘

约半个世纪之前,梁实秋在台湾撰发《关于鲁迅》一文,文中自称,鲁迅逝世后,“……我很少谈论到他,只有一次破例,抗战时在中央周刊写过一篇‘鲁迅和我’。也许现在的青年有些还没有见过那篇文字,我如今被催逼不过,再破例一次,重复一遍我在那文里说过的话。”

据查,“鲁迅和我”一文,应为《鲁迅与我》,写于抗战期间的1942年。仅就笔者所见,此文存世至少有三个版本。此文首发于《中央周刊》,又被辑入当年在陪都重庆出版的《关于鲁迅》一书(胜利出版社,1942年10月);抗战胜利后,又被上海《立报》的“言林”副刊转载(1946年7月21、22日)。

有意思的是,《鲁迅与我》开篇提到的却是周作人,且梁实秋与鲁迅的一面之缘,乃是因为登门访晤“周二”却被周宅阍者(守门仆人)误请了“周大”,实在是“误打误撞”的一次会面,也是二人“阴差阳错”的唯一一次会面。文中这样写道:

在二十一二年前,为了邀请现在做汉奸的周作人到清华演讲(那次讲的是“日本的小诗”),我到八道湾去过一次。我和看门的说要见周先生,立刻被引到两明一暗的座南的书房。屋里有先我而至的一位青年。问讯之后知道是北大学生喜做小诗的何植三君。等不大功夫,一位高颧骨黑黑的矮矮的人捏着一根纸烟走了进来,向我点头让座,我道明来意之后,他愕然地问:“你是要会我的老弟罢?”我才知道错认了人。从他的老弟口里,我才得知道这人便是鲁迅先生。我和鲁迅先生之会面,只此一次。

根据梁实秋在文中提到的“在二十一二年前”,联系到撰发此文时为1942年,可推知梁初晤鲁迅的时间大致在1920至1921年间。梁文中又说当时去周宅,本意是“为了邀请现在做汉奸的周作人到清华演讲(那次讲的是‘日本的小诗’)”云云,则又可以根据《周作人年谱》来推测,此行的时间应为1923年3月3日之前数日,即1923年3月初或2月底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华奇网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发布评论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